中共扬中市委党校官网 今天是 2021年 03月 09日 星期二
当前位置: 首页 > 科研资政 > 科研工作

路转溪桥忽见 ——转载自《扬中日报》4月21日 第八版

发布于:2020-04-24 09:29:19

  
  
  □ 钱吕军
  扬中,一座江水孕育的千年岛城。岛外江水环绕,岛上河流密布,域内有河港沟渠多达2000余条。这种“出门便是河,出县便是江”的独特地形,决定了桥对于扬中人来说,不仅是一种交通工具,更是一种生存必需。解放前扬中境内即有木、石桥梁690多座,是名副其实的“桥乡”。
  扬中长江二桥扬中长江一桥
  桥承载着扬中历史
  历史上,由何人在何时、何地建起了扬中第一座桥,因实物遗存和相关史料的匮乏,已无从知晓。清光绪年间丹徒人王厚庵撰有《建德生桥记》,“德兴、乐生二洲之壤相接处有穿心港,东达大江,西通夹江。跨港而为桥者不一,而德生桥尤为往来之冲。桥之南为德兴,北为乐生,故桥以德生名。其始建之岁月不可考,大约自二洲有民居以来,当即有是桥,以便往来,其由来久矣。桥之为制,相沿皆架木为之,上覆以土。取其事之易集,然木之为质,不数十年,即腐挠缺坏,须易以新。此易为而未久……”据此推断,扬中人自登岛以后,为方便生产生活,便在沙洲间及沙洲内的河港沟渠之上架起了一座座桥梁。但因为大多为木、土结构,这些桥梁不仅易于损毁,而且也难以留存。这就解答了为什么扬中几乎是 “无桥不成路,无桥不成村,无桥不成镇”,却少有古桥遗存的疑问。
  “千年绿岛应潮生。”扬中是由长江泥沙经千百年淤积而成,江流变化无常,沙洲也时涨时坍。据《嘉靖维扬志》泰兴县图载,明朝中期,扬中依然是由太平洲、在我洲、复德洲、复兴洲、太中洲、万寿洲、泰界洲、泰来洲、复生洲、五洲、原额洲、太和洲、月字号等数十个沙洲组成的沙洲群。这里也曾长期分属四府六县管辖,但扬中的先民,敢于战天斗地,不仅在沙洲上圩田垦荒,而且在沙洲间建桥筑坝。如在德兴、乐生二洲除建有德生桥外,清顺治年间,乡民集资构筑新坝,连接了德兴、乐生、宝晋三洲,“新坝”因此得名。也正是因为有这些桥和坝的修筑,各处沙洲才能够连为一体,形成今天的扬中岛。
  “州桥南北是天街。”桥不仅方便了人们的出行,也融入了人们的生活,甚至因此而聚成了市、形成了镇。
  《油坊桥》(见 《扬中地名故事》)一文写到,“扬中市油坊镇距市区13.5公里,原名不称油坊镇,而是叫油坊桥。相传清朝道光年间,安徽蚌埠移民田氏来这里开办榨油坊……榨油坊东边跨港上原有一座木桥,年久不够坚固,被改建成三节长条麻石桥,取名油坊桥沿用至今。随后在油坊桥南北两边开店、办坊、设摊、做生意者渐多,逐渐形成了集镇,以农历每月二、五、八、十日为集贸逢集日。抗战前夕,油坊桥已发展成为扬中县内较大的集镇之一,两条街道分别建于大港东西两侧,南北走向,共1000多米,街道两边开办大小店铺179家”。除油坊镇外,扬中的长旺、八桥、西来桥等集镇也大都是缘桥而兴。
  位于扬中主城区、横跨三茅大港的三茅大桥,更是见证了一座城市的沧桑巨变。三茅大桥,最初叫文明桥,是座简易木桥,清道光年间改建为三级石桥。解放后石桥垮塌建起新的木桥,此后大桥又屡有翻建。现在的三茅大桥建成于2008年,是座融交通和景观于一体的水泥钢筋混凝土桥,当年工程总造价为800余万元。桥的东西两端,也由起先坐落的三、五间临街商铺,发展为今天高楼林立的扬中最繁华商贸区。
  由此可见,扬中的桥不仅连通着江洲形成史,而且接续着市镇发展史。
  桥见证着扬中传奇
  扬中是一座英雄的城市,具有优良的革命传统。历史上,扬中就曾多次发生反“清丈”斗争和抗租斗争。上世纪30年代曾轰动一时的“江洲火案”就发生在这里。
  “遍地英雄下夕烟。”抗战期间,扬中大地燃起抗日烈火,江洲子弟在党的领导下,英勇抗敌反顽。在新四军转战大江南北时,扬中成为陈毅赞誉的 “江心跳板”。在抗战即将迎来最后胜利的时刻,扬中发生了著名的 “两桥战斗”。
  据扬中史志办编写的《“抗战名桥”公济桥与唐家桥》(见《红色江洲——扬中革命斗争纪事》)一文介绍,1945年6月28日清晨4时,七八十名日军突然窜至八桥思议港,偷袭我抗日县政府机关和县警卫营。思议港上公济桥因其位置重要,而成为敌我双方争夺的焦点。县警卫营战士不怕牺牲,沉着应战,同时新四军苏中五分区主力部队及时增援。战至下午1时左右,日军见势不妙,丢下18具日寇尸体,仓皇分散而逃,其中有十几名士兵逃到双龙港南端。新四军又将双龙港上的唐家桥封锁,对此股敌人予以围歼。下午4时,战斗结束,除少数几人逃脱外,我军在唐家桥又打死日军7人 (其中小队长1人),活捉1人,并缴获十多支三八式步枪和许多弹药。另据被俘日军交代,从河塘里起获掷弹筒1具、九六式机枪1挺。公济桥、唐家桥战斗是一次成功的对日军阻击、围歼战,其辉煌战果极大地鼓舞了扬中军民彻底打败日本侵略者的信心和决心,也有力配合支持了新四军对日寇发起的全面反攻。公济桥和唐家桥因此也被誉为扬中的“抗战名桥”。
  桥不仅见证着扬中的革命传奇,也见证着扬中的发展传奇。
  “仅隔一江千里间。”因为有一泓江水的孕育,方才有了扬中岛。但这一泓江水,也给洲民的生产生活带来极大不便。可以想见,扬中的先民自登岛拓荒以后,在沙洲上修建桥梁的同时,也一定怀揣着“一桥飞架南北,天堑变通途”的梦想。
  但直到上个世纪九十年代,扬中大桥(现称扬中长江一桥,下同)建成通车之前,出入扬中只能依靠渡船。王川在《碧波绿岛》(见《美在扬中——文学作品集》)一文中回忆到:“第一次踏上扬中的土地在上世纪的六十年代末,一个春雨潇潇的早晨,我随著名的扬州评话艺术家王筱堂来到姚桥渡口。那时要前往扬中必须借助帆船,从渡口到对岸的新坝虽然对面可见,然而帆船却要在浪中摇摆二十多分钟才能到达。”唐成海填《桥思》词,写扬中渡江之不易,“又逢雾重,顿足行程误。两岸辎车困阻,何日南桥北渡”?
  为了打破大江阻隔,扬中党委政府在社会各界尤其是28万扬中人民的鼎力支持下,排除万难,建起了扬中第一座跨江大桥——扬中大桥,1994年10月6日,大桥建成通车。正如时任县长陆朝银所说,扬中大桥的建成结束了扬中千年孤岛的历史;2004年10月28日,连通太平洲与西沙岛的跨江大桥——扬中长江二桥竣工通车,扬中更加便捷地融入苏南板块;2012年11月25日,贯通苏中、苏南,连接泰州、常州、镇江三市的跨江大桥——泰州大桥正式通车,扬中结束了境内无高速公路的历史,更加便捷地融入国家高速公路交通网;2014年10月28日,连接扬中与江南的又一跨江大桥——扬中长江三桥建成通车,扬中有了连通镇江市区的快车道。
  “一岛五桥”的交通格局,使扬中从一个偏居一隅的江中孤岛,转变为一座连通大江南北的枢纽之城,为扬中插上了腾飞之翼。
  桥传承着扬中精神
  桥对于扬中人来说,不仅是物质之桥,更是精神之桥,它凝聚着扬中人自强不息、遇水架桥的奋斗精神和上善若水、急公好义的尚德情怀。
  “苍苍德也亦如斯。”据《桥乡》一书介绍,扬中的古桥大多依靠“四自”修建,即自找材料、自行设计、自己建造、自题桥名。那些耗资颇巨的石桥,常常需要乡民集资来建,或由士绅富户捐建。《永安桥记》记载,建于清同治年间的永安石桥即是由百姓集资捐建,“在我洲庙右有木桥也,南北通行盖数百年于兹矣,由昔至今修造不知凡几,今斯桥又复倾圮,瞿君率先倡议捐修……易木为石……合洲挨户量捐鸠生庇材,不日成之,题名永安”。建于清光绪年间的德生石桥也是这样,“斯桥建也,其费皆募诸民间,不费公家一钱,又材良而工勤”。而同样建于光绪年间的平安桥则是由富户捐建。《平安桥碑序》记载,“乃有杜翁发祥,夙称善士,孺女何氏,道号茂贞……仗义疏财……独力担承费三百金而不惜”。
  俗话说,“修桥补路,积善积德”。“积善桥”“公济桥”“流芳桥”“惠学桥”“会龙桥”等众多桥名,不仅是对那些善行义举的褒奖,更是扬中人对这种崇德向善文化的传承。
  “英雄徒自强。”在改革开放新时代,扬中人民“上善若水、自强不息”的精神得到进一步弘扬。上世纪九十年代,扬中人谋划建设横跨长江的首座大桥——扬中长江大桥。但是凭借一个县的力量,要建成这一万里长江上第一座由地方自筹资金兴建的跨江大桥,是何其之难!其时,仅大桥立项,即需部、省、市等13个系统、16个部门的审批同意。扬中人排除万难,上北京、下武汉、去南京,走出去、请进来、送上门,最终获得了各方的理解和支持,路程可以绕地球两圈多。
  为了解决最为根本的资金难题,扬中人民(包括许多客居他乡的扬中人在内)万众一心,踊跃捐款。据统计,仅全县居民就有82543人为建桥捐款,占当时县总人口的三分之一,捐集资总额达到6395万元。韦锡贵在《扬中大桥建设往事》(见 《江洲记忆》)一文中写道,“联合镇的养路工人王承鑫月工资100多元,家境比较贫寒,但他每月为大桥捐款6元,无论寒暑,在领取工资的第二天,就到大桥办公室交上6元,直至大桥通车。有一位八九十岁的老大娘,先后两次步行几十里路给大桥建设捐款,并发动5位老姐妹同来捐款。不少中小学生自动组织起来捡废纸,将所卖得的钱捐给大桥建设”。“众志成桥”是对扬中人桥的精神最凝练概括。
  桥是扬中最美的景,也是扬中人最浓的乡愁。桥不仅见证扬中筚路蓝缕的过去,也必将见证扬中更加辉煌的未来。正如朱恒信在《家乡的桥》一诗中写道:“童年时代,我曾经走过独木桥……少年时代,上学要过石板桥……青年时代,处处流行拱形桥……壮年时代,河港上架起了公路桥,江面上建起了扬中大桥……老年时代,喜见建设泰州长江公路大桥……开放的扬中啊!抱着五洲四海,江中明珠更加妖娆!”
  (本文引用部分文史资料由扬中博物馆文史研究员陆尊提供)
相关链接